欢迎光临! - 请您留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走进启东侨联概况侨联动态侨界风采引资引智友好联谊文件下载基层侨联请您留言
 

惊动美国画界的版画奇才

2016-11-17 08:55:25 来源:启东市侨联 浏览:1402
口述:陈向东 纪录整理:樊惠彬
       陈向东,1963年出生于江苏省启东市近海镇;1980年进东海中学读高中;1981年进启东市工艺美术社工作;1984年进入南通师范专科学校美术系(现南通大学艺术学院)学习,1987年毕业;1987年进近海中学教书,后调入启东市文化馆版画院从事版画创作;1991年南京艺术学院版画研究班结业;1997年去美国发展;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国版画家(SAGA)协会会员,美国卡卡当代艺术家评论家协会、纽约现当代艺术研究会副会长,美国亚洲艺术院院士,职业画家,定居在美国纽约。
初涉画坛遇高师
       我于1963年出生在江苏省启东市近海镇,顾名思义,就在靠近黄海边的那个小镇,我是听着涛声长大的大海的孩子。我小时候学版画主要受到我二姨夫丁立松的影响,他后来是启东版画院的负责人,在版画上很有成就。我父母是近海中学里的教师,父亲教语文,母亲教物理数学英语,父母身体一直不太好,我由外婆带大。那一年,我在大同乡小学的二娘姨生二女儿,外婆去伺候二娘姨我跟了过去,二姨夫也在这所小学教书,他在教学之余一直在从事业余版画创作,我看到了他的早期作品《芦荡鸡鸣》等等。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版画,很感兴趣,在二姨夫的启发下,我开始临摹连环画,一天到晚有空就画,还把自己的画贴满了墙壁和蚊帐里,自己看着乐,会兴奋一整天。后来,我经常到二姨夫那里去请他指教。我上的小学叫临海小学,三年级时学校里成立了美术兴趣小组。巧的是学校在三大队,而三大队里有个在县文化馆工作的农民画家施汉鼎,他从事的也是版画创作。当然,也许是有了施老师才有了学校的美术兴趣小组。施老师一年来学校两次作绘画辅导,还清楚地记得他讲解版画《劈风斩浪》构思体会的情景,那幅版画当年很有名,应该是他的成名作。这是我初涉画坛的临摹阶段。
       二姨夫后来调到合丰中学,离我家近了许多,我去他那里更多了。一次他刚从井冈山回来,我看到了他许多的写生画,层层叠叠的大山、云海等,还有后来采画的韶山灌区、毛泽东的家乡等等,让我知道了写生速写对绘画的重要性,也开始了大量的速写,为我以后的绘画人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是我初涉绘画的第二阶段,写生阶段。当时速写给我带来的最大好处是我包了学校出黑板报的任务,让我有了更多练习的机会。我当时在高中担任班里的文艺委员,我是1980年进入东海中学读高中的,那是一所县里的公办中学。记得1983年县教育局到东南中学参观教学工作,他们叫我去出了一期黑板报,东南中学很有名的语文教师郭鹏銮夸奖说:“非一日之功。”
       临摹阶段和写生阶段是我绘画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两个阶段,我很幸运,也很感恩,让我启蒙的两位前辈都是版画届的高师。
踏破铁鞋觅旷野
       1982年我初中未毕业去了启东县工艺美术社,继续我的绘画梦想。我报考了苏州工艺美术学校雕塑专业,那个专业只招5个名额,当时我们启东去了8个人。考试中,我把自己考试卷上的答题图案画在了一张白纸上,想带回去,被监考老师发现后误认为是我事先画了带进去的,我辩白后老师要求有人作证,当时一起去考试的吴元新勇敢地站起来为我作证,证明我没有事先带进去。吴元新现在是南通蓝印花布研究所国家级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后来学校有消息传来,启东只录取我一个人,于是有人就向学校连写了4封检举信,说我作弊,学校只得放弃了我。
       1983年,我去考南京艺术学院,专业考试顺利通过,考文化那天,离开南京师范大学学生宿舍区时,我忘了带准考证,进不了南艺考场,监考老师叫我回去拿,算算来回一个半小时,根本不可能赶上考试,只能作罢。
       1984年,我考南通师范专科学校首届美术系,老师看了我的速写说肯定要的。当时美术系的师资力量比较薄弱,都是从地方上请来的,反而我们不少学生的基础比较强。三年毕业后,我先到父母从教的近海中学任教,后借到县文化馆版画院,半年后正式调入。1989年我的版画作品《老街》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那时是层层选拔,入选很难。1990年,我的版画作品先后入选在加拿大举办的中国江苏水印版画精品展、在杭州美术馆举办的第十届全国版画作品展览。从那时起,应该说我在画坛崭露头角。之前整个过程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容易,一次次的失误、失败,有许多教训,但我始终没有放弃,坚持了下来,这也是人生一大财富吧。
       1991年,我到南京艺术学院进修半年,那个班叫中国现代版画研修班,参加的学员是包括中央美院、浙江美院、鲁迅美院等全国八大美术学院的教师,导师是被称为中国现代版画之父的廖修平,他是在美国的台湾人,这次研修使此前中国以黑白木刻为主流的传统版画开始转向“三版”版画,“铜版、石版、丝网版”开始如星星之火迅速燎原,廖导师还设立了“廖氏奖学金”,以鼓励“三版”版画的迅速发展。我的创作视野和表现手法也由此开始了新的飞跃。我在版画艺术领域中潜心耕耘,以版画技法为根基,结合现代绘画造型观念,运用当代元素符号,努力创作具有当代审美品格和东方文化意蕴的作品,被画坛的老师、同仁们关注。在不算长的六年中,我的版画作品不断出现在国际国内重大画展上,使我信心满满,获得了不断前行的力量。
       记得1991年我的版画作品参加了在台北美术馆举办的台湾第五届国际版画双年展;1992年先后参加了在银川美术馆举办的第十一届全国版画作品展览和在深圳美术馆举办的首届中国风情画展览;1993年先后参加了在西安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版画版种大展和在江苏美术馆举办的江苏省版画展览,并获优秀奖;1994年参加了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和在江苏美术馆举办的江苏版画院第三届院展,并获优秀奖;1995年参加了在巴西举办的中国现代版画展、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江苏省青年版画家邀请展、在江苏美术馆举办的江苏版画新作展暨江苏版画院第四次院展,获优秀奖;1996年参加在上海美术馆举办的第六届全国书票大展获铜牌奖,参加了在江苏美术馆举办的第十三届全国版画作品展览,参加了在加拿大举办的中国水印版画精品展览;1997年在江苏美术馆举办的江苏版画新作展暨江苏版画院院展,获优秀奖。
东寻西觅闯美国
       1997年4月我去了美国,讲这件事先得讲我太太,她当时在启东市外贸公司工作。当时启东市政府正在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1995年12月决定派我太太到美国纽约设一个贸易窗口,主要经营玩具。1996年改制,我太太按有关规定交了改制费,就留在了纽约,于是我也决定去美国发展。我想到了我在南京艺术学院进修时的导师廖修平,但没有他的联系方式,美国那么大,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但我太太还是很坚定地为我去寻找,突然有一天她在《世界日报》上看到了廖修平在曼哈顿“喜格玛画廊”办画展的广告,就这样寻找到了我的导师,也更坚定了我去美国发展的决心。
       初到美国,一切都很不习惯。开始也没有去联系导师,估计他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有多大帮助,我太太也在创业阶段,我们还住在地下室,整整住了两年多。第一年我很迷茫,好像咸水鱼到了淡水湖里很不习惯,我到一家中国人开的制衣店里去打工,熨烫羊毛衫,干了一天,老板看我不行就把我辞退了。我又去干过半天装修房屋的电工,也被辞退了。后来还是找了廖修平老师,他那时已经60多岁了,很关心我,鼓励我不能放弃版画专业,还领着我到处走走看看,帮助我购材料,还给我介绍他的艺术圈子,开始是台湾人为主的艺术圈子,后来有美国华人艺术圈、亚洲艺术家圈子等等,都是一流的艺术家,经常聚会活动,但他们当时也都比较穷,比较惨,他们是街头画家,但认识他们让我有了在艺术界立足和发展的平台与空间。廖修平老师后来介绍我加入了美国版画家协会,我是加入这个协会的唯一的中国版画家,让我在版画专业领域有了更好的组织依托,我也籍此为国内来美国办版画展的艺术家们做了许多联络、服务、资助、扶助工作,我带着他们参观美国的博物馆、艺术馆、画展等等,所以我对廖修平非常感恩。现在他年龄大了,身体不太好,经济有困难,我对他也有些资助,感恩吧。
       回顾在美国的艺术实践,主要是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97年到2005年,主要是研究发展版画的普普艺术,简单地说,普普艺术就是与普通居民的生活相关联的艺术,拿国内现在的话说,就是接地气的艺术,比如我们中国人餐馆特有的快餐盒、杯盘等等的饰纹,还有咖啡厅咖啡杯的图案等等,我在这个过程中很重视将中国和美国的艺术相交融,创作出人们喜欢的新的艺术样式来。
       第二阶段是2005年以后到2014年上半年,在版画创作中,以抽象艺术为主,我把中国的民间艺术符号,如甲骨文、篆体字等元素集合起来加以研究,吸取养分,还有许多东方宗教的神秘符号,我让这些元素、符号不断地出现在我的画面中,而这些画面用的是抽象的语言,比如我的《物换星移系列》等等,它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是强烈的,给人富有哲理的思考是深刻的,它是一种宏观旷达的、遥远而神秘的、又能感应得到的存在,因而使画作的内涵有了更多的深度和厚度。
       上述两个阶段是我版画创作很重要的时间段,从我的作品所参加的艺术活动来看,我可以这样地说,我的版画创作得到了联合国总部、美国、日本、台湾等国际版画届的认可,我让他们看到了一个来自中国的版画家的价值。稍稍回顾一下,1999年,我的版画作品参加了在美国西东大学画廊举办的当代中国版画展,在纽约456画廊举办的6+6=prints大陆,台湾版画联展;2000年在台湾台北美术馆举办的2000国际版画邀请展;2001年参加了在日本GASASA美术馆举办的第四届日本现代美术精锐gasasa展和在美国纽约亚洲艺术中心举办的新世纪艺术展;2002年参加了在美国亚洲艺术中心举办的中国-日本当代艺术展和在日本ASAGO艺术之森美术馆GASASA美术馆举办的中国-日本当代艺术展;2003年参加了在美国纽约圣约翰大学举办的现代中国版画展和在美国纽约世界日报画廊举办的美国华人艺术家盛春艺术展;2004年参加了在台湾国立台湾师范大学举办的台湾国际迷你版画邀请展;2005年参加了在美国纽约名家画廊举办的首届美国东西方艺术研究院院展和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版画第一院启东版画院建院20周年“启东版画展”;2007年参加了在美国纽约第一银行画廊举办的美国华人艺术家新春艺术展;2008年参加了在美国纽约世界日报画廊举办的纸上艺术展;2009年参加了在美国纽约第一银行举办的延伸-中国当代四人版画展;2010年参加了在中国苏州雨村美术馆举办的“对话园林”展览;2013年参加了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江海艺境-南通百年图像与墨迹”展览;2014年参加了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办的第五届联合国中文美术作品展。
陶瓷水墨拓新境
       从2014年6月份开始,我从事陶瓷和中国当代水墨画的研究与创作,我凭借版画的基本技法,将抽象的水墨画彩浸润于瓷面,创作出了新的中国瓷器,引领了中国瓷器走向当代的新潮流。我于2016年上半年带着全新概念的中国陶瓷作品奔赴台湾国父纪念馆,参加东寻西觅-大泽人、陈向东、张岚军美术作品展,又到中国上海璟通艺坊参加惜之如土 再而三-国际陶瓷艺术展。由版画艺术跨界而来的新的艺术实践,让我常常夜不能寐,激情洋溢,我这样描述自己对陶瓷和水墨的感受:
       瓷,色本自然,温润如玉。画笔接触瓷的那一刻,它就是我延伸的手,而瓷器便是我深爱之人的肌肤,我内心充满了激情、爱意。
       瓷胎不同于宣纸,釉彩也不同于国画颜料,有时平面绘画的习惯会不自觉地带入立体的瓷绘过程中。每一个点,每一条线,每一个面,都要顺着瓷胎造型而为,要根据器物的形体自然延伸周转。运笔需用内气带动,需轻松而有节制,含蓄而直接,自由而流畅,平静而斩钉截铁。只有画与瓷的完美交融,才赋予瓷新的生命。
       我对釉下彩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要把青花的“雅”,釉里红的“绚烂”,氧化铁的“松、沉”,充分融合在瓷器里。
       釉里红就像我的前世情人,对它一见钟情。由于它的色调比重具有广泛的可变性,或浓妆淡抹,或写实写意,虽经过浴火重生般的考验,稍有偏差也会前功尽弃。正因为成器极难,它也就成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娇器。这次有一件釉里红作品出窑时,全身通透翡翠绿,釉里红变成了“釉里绿”。
       细细端详,每一款釉里红都截然不同,有深、有浅、有艳、有烈。有的红中带有翡翠绿,绿外红线有勾边。有的点点朱红显翠绿,在光洁的瓶身上缓缓游弋,仿佛在和热恋的情人翩翩起舞,似真似幻。
       而青花遇到水之后,就如墨遇到水,由淡到浓,层次便丰富起来。光润透亮的蓝与素雅明净的白瓷巧妙结合,可以说美轮美奂。那一刻,我享受着它的清高、脱俗和冷静,内心静如止水。
       万物生于静,归于静。若不是从天生静默的版画走来与瓷与水墨结缘,我的心也许仍在四处游荡寻觅。我意识到我已经走进了一片宽阔的新的艺术境界。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评论:*
验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联系我们 - 中国侨联章程 - 技术支持

ICP备案号苏ICP备12031236号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启东市归国华侨联合会.